搜保网—我国公车腐败顽疾难除 官员小学生均提建议


时间:2013-2-25 8:18:58


今年春节长假以来,“公车私用”的问题持续发酵,引发强烈关注。近日,先是北京市1名小学生提出一个“大胆”建议:让公车挂红色车牌;而后,有官员表示对待公车要连根拔掉,对省部级以下的公车,直接取消。



  上至官员,下至小学生,都对治理公车私用提出了建议和看法。治理“车轮上的腐败”,真的有那么难吗?国外是否存在公车私用乱象,他们又有哪些行之有效的监督办法?


  最简单做法:明显标识


  代表国家:韩国


  小学生“挂红牌”的建议得到大批网友的力挺和不少专家认可。这种明显标识的作法在很多国家广为应用。


  在韩国首都首尔,政府的公务车都会在汽车的侧面和前面印上“HiSeoul”(你好首尔),后面还有各政府部门的标识。


  在美国,为了便于公众辨别和监督,联邦政府对公车实行了标识管理,核发政府专用车辆牌照,上面都印有“美国政府”或“仅供公务使用”字样。


  不过,看看印度的公车私用乱象,说明明显标识只是一种监督办法,并不是处处皆有效。印度的公车一般使用白色的国产“大使牌”,外观看起来像老爷车,跟普通车区别非常明显。但由于缺乏有效监管和处罚,印度公车私用的现象很普遍。


  最细致做法:严格登记


  代表国家:芬兰


  在芬兰的各级政府机构中,无论是为数极少的专车、公车还是执行公务的私车,都必须实行严格的登记。每次出车的起始时间、地点、里程表公里数都要详细记载,这既可监督公车使用情况,也可制约司机开公车办私事。


  另一方面,芬兰还同时在鼓励“私车公用”,即如果公务员用自己的私车执行公务,可以申请按照公里数得到补贴。


  最先进做法:GPS监视


  代表国家:美国


  美国为了打击公车私用,很多公车上都安装了全球卫星定位系统(GPS),用以监视车辆的行驶路线、停泊地点,避免不经济地行驶。公众有权利对公车违规行为进行举报。


  美国联邦总务署还开发了公务用车管理信息系统,与定点加油站和修理厂联网,实时获取车辆行驶里程、加油数量、维修项目、费用支出等信息,防止驾驶人员从中谋取不正当利益,政府部门都需要把相关数据公之于众。


  最分明做法:私用收费


  代表国家:德国


  德国也在一定程度上允许“公车私用”,但必须交钱。在德国,如果因私人原因使用公车,所有的耗油、磨损、停车等费用都由使用者承担,这事实上是相当大的一笔开销。


  新加坡,政府部长可以申请使用公车,但使用公车需要严格区分哪一段路是公务用车,哪一段路是私用。为了避免麻烦和争议,许多人宁愿使用私家车。


  最干脆做法:不配公车


  代表国家:日本


  日本的公共交通系统很发达,一般公务活动都是尽量利用地铁、公共汽车等交通工具,公务用车数量很少。


  日本常用的公务用车方式是一种“打车补贴”形式:公务人员从部门领取政府统一印制的出租车票,票上标明起点、终点、距离、时间等,每个月底,出租车公司统一到政府财务部门结算。


  首尔除了印有标识,也采用了严格控制数量的做法。“官车”被砍到只剩4辆,市长1辆,3位副市长各1辆。 (熊苗)


  湖北官员建议直接取消省部级以下公车


  2月23日,长期关注公车改革的湖北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对待公车要连根拔掉。车改要在中央文件的基础上,对省部级以下的公车直接取消,要像杭州车改那样进行比较彻底的公车改革——— 连厅局级干部都取消公车,既要照顾到不同级别的补助,更要把公车费用降下来,从根本上治理公车使用的乱象。他表示现在是把杭州车改推向全国的时候了,不过前提是把杭州车补减少一半。


  同时,他也就“专车和相对固定用车”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专车就是专人使用,专人驾驶。非专车,就是多人使用,一人或者多人驾驶。叶青表示之所以出现“相对固定用车”,就是因为近十年来财政状况好转之后,政府部门的公车多了,哪怕没有资格配备“专车和相对固定用车”,但是因为数量多了,就会造成事实上的“专车和相对固定用车”。


  叶青表示,在中央八项规定的影响下,今年关于公车使用的问题相信会有新的变化。有理由相信2013会是“车改之年”。 (据《新京报》)


  北京小学生建议给公车挂上红牌照


  2月20日,北京海淀区二里沟中心小学六年级学生栾松巍建议,让公车挂红色牌照,以便于统一管理和群众监督,遏制“公车私用”现象。


  栾松巍表示,通过自己调查发现,来接同学的绝大多数车是公车,还有很多军车;高档饭店也停了很多公车;公园景点也停了很多公车……“我建议给所有公车装上红色牌照,有利于公车的自律,也便于群众监督。”


  这一建议得到许多人包括一些专家的认可。采访中很多人表示,小学生的建议具有很强的操作性,既能提高公车使用透明度,也便于群众监督。网友关心,在当前监督手段屡屡失效的情况下,小学生的这个建议,能不能成为国家政策? (据《中国青年报》)


  相关链接


  杭州车改


  杭州公车改革自2009年5月至2011年7月历时两年完成,其基本理念是“单轨制、货币化、市场化”。所谓单轨制就是车改单位不保留一辆公车,所有人都参加改革。即使是局长、副局长,车改后都没有专车。涉改单位和个人公务用车一律自行解决,或通过新组建的杭州市机关公务用车服务中心叫车解决。


  货币化是指向公务员发放“车贴”,将普通公务员至局级公务员分为300元到2600元9个档次,交通补贴每月直接打入公务员市民卡,可以用于乘坐公交车、打的、加油等各项交通事务支出,但不能取现。


  市场化是指成立公车服务中心,将留用车辆进行市场化管理。为了保障政府部门正常公务用车的需要,杭州市设立了公车服务中心,公务员借用公车与打的一样,有偿计价使用,计价方式完全市场化。杭州车改备受赞誉的同时也受到指责,包括车改的成本节约并没有透明化,财政补贴也并未受到社会的监督。 (综合)


  他山之石


  处罚才是硬道理


  各国其实都多少存在“公车私用”现象,但不同的是,在很多国家,私用一经发现便是“丑闻”,会引起极大风波。为什么不多的“丑闻”在发生后总能被发现呢?除了完善的公车使用和监督制度,严厉的惩罚也是确保这些制度能够有效运行的必备手段。


  欧盟主席范龙佩挨批又赔钱


  2010年10月,有“欧盟总统”之称的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赫尔曼·范龙佩被批得灰头土脸,原因是他用配发的公务车,将他与家人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送至巴黎的戴高乐机场,而此行与公务无关。


  2009年8月,欧盟的3辆S级奔驰轿车载着他与妻子、4个孩子以及其中两个孩子的配偶,行驶260公里赶到戴高乐机场,一家子从这里乘坐航班前往加勒比海度假。接下来,范龙佩的轿车和司机一直在巴黎等待,直到他们度假结束后,又将他们从戴高乐机场接回布鲁塞尔。


  如果是从出租车公司租用3辆S级奔驰轿车,再加上支付给司机的费用,总花费约4.2万元人民币。经媒体披露后,这次旅行的私人花费部分最终全部由范龙佩本人支付。


  英交通部长伯恩斯被斥为“最坏榜样”


  2013年1月5日,英国交通部长西蒙·伯恩斯被媒体曝出独占一辆丰田豪华公务车上下班,每年花掉纳税人8万英镑。而据英国《每日邮报》计算,如果伯恩斯乘火车通勤的话,从住所到伦敦中心利物浦街火车站,普通车厢最新年票价格为3455英镑,头等车厢也只用花5400英镑。


  消息一出,英国民众一片愤怒,伯恩斯被称为“部长级官员最坏的榜样”。一周后,伯恩斯被拍到寒风中独自一人乘地铁去上班,“改过自新”了。


  意大利市长布赞卡锒铛入狱6个月


  在欧盟,公车私用必须支付费用,严重违规者还会锒铛入狱。


  1995年,意大利西西里岛墨西拿市市长朱塞佩·布赞卡与妻子外出旅行,曾私自使用公务车到达游船停泊的巴里市港口。2002年最终被判6个月监禁。


  德国卫生部长施密特所在政党历史性惨败


  2009年7月,时任德国卫生部长乌拉·施密特的公务车失窃,这本来算不上新闻,但媒体揭发施密特座驾失窃的地点是在西班牙度假地,她公车私用也由此曝光。


  各界纷纷用“丑闻”两字定性此事件,要求乌拉·施密特解释她为何公车私用,浪费纳税人的钱。由于当时德国即将举行议会选举,丑闻不仅令她本人政治前途尽毁,连当时其所在政党社民党的总理竞选人也深受牵连,虽然宣布与施密特划清界限,社民党最终在议会选举中遭遇历史性惨败。 (综合)


服务热线:4008140088 或 83833338 传真:010-83833336 保险代理人编号:11010278322762200
Copyright@2008sooboo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司地址:北京市丰台区丰桥路7号院 [京ICP备:06010960]